古吊橋的悲歌



由索道頭向西急降馬里山溪谷,植物豐繁茂密,加上天色已晚,好像走在昏暗的時光隧道之中。來到往舊萬山與萬頭蘭的岔路口時,突然見到一座幾乎只剩鋼骨的纖瘦吊橋,一根根稀疏排列的樹枝取代了早就腐朽消失的橋板,懸掛在高出溪底一百公尺的馬里仙溪溪谷上方。這是舊萬山三大舊吊橋的第二個—馬里仙溪吊橋,建於日據時代。這條由萬山村開始一直通到萬頭蘭山附近的古道,至今仍路基清楚,偶為原住民與山友們所利用著。由於舊萬山部落的遷出,古道上的三大吊橋—吉田溪吊橋、馬里仙溪吊橋與濁口溪吊橋年久失修,最裡面的濁口溪吊橋早就已不見蹤影,徒留吉田溪吊橋和馬里仙溪吊橋仍孤懸在那靜待時光的流逝。黃昏裡站在吊橋上,彷彿在天堂與地獄間擺蕩著,魂飛了一半。高度的錯覺,使得橋下急流相聚處,全是圈圈朵朵的小浪花。望遠處,凝碧的溪水,如融化了的寶石般在眼底閃閃亮亮。吊橋有無盡的等待,等待山友的到來!試問天地間,要擁有如何的寬容?如何的盼待?才有那山友背包裡重重的愛?古吊橋望盡蜿蜒的山徑,聽見了天際回音一句:有緣的登山客、無情的天涯。橋下溪水悠悠奏起滄桑的悲歌!風笑它好蒼老,雨也笑它好蒼老。吊橋的心在天上,要去問誰?此生難料?



蒼茫的天色中從馬里山溪吊橋頭直接下溪,兩岸風濤聲嵐嵐,寬廣的馬里山溪溪谷張開手臂歡迎著我們。獵人阿吉在這邊有第三個獵寮,今晚我們就住在獵寮旁的河岸沙洲上,這是這幾天住得最天寬地闊的一處營地了!趁著天色未暗,大夥三兩結伴到附近的溫泉去享受天然的熱水浴。萬山溫泉是約80度未開發的露天野溪溫泉,是昔日萬斗籠社原住民的醫療池,也是現在山友們喜歡踏尋的那地圖上會冒煙的地方。這樣的野溪溫泉是對登山客最美妙溫潤的犒賞,我們在此洗到天昏地暗,好讓旋轉的地球也羨慕我們!



濁口溪水 伴我歸途



行程的最後一天,我們將下溯濁口溪接上紅塵峽谷的聯接道路。好像宋人楊萬里的詩句「萬山不許一溪奔,攔得溪水日夜暄,到得前頭山腳盡,堂堂溪水出前村。」,奔流在群山之間的濁口溪,匯流了山花奴奴溪、馬里仙溪、吉田溪、溫泉溪與美雅溪等溪的溪水,蜿蜒迂迴的貫穿整個茂林鄉,是下三社群瑪雅(茂林)、萬山、多納三個部落的生命之泉。一路上曲流、深潭、瀑布、奇峰、岩壁聳峙,溪谷峽深,有無數S型區流蜿蜒和多數的環流丘景觀,成育曲流地形發達,是台灣罕見九拐十八灣、最具獨特個性的河川。取名「濁口」,是因兩側谷壁坡度陡峭,溪水側切力強,劇烈的蝕刻常造成懸崖相對地形,遠望去如「牛對峙的角」,因而從牛相鬥的角簡化為「濁口」之名。由於現在是秋冬的枯水期,下溯濁口溪不但要比走在山中的古道要輕鬆,並可以用最貼近的方式親近這條特殊的溪流。一早從營地出發,經過昨天消遙浸浴的萬山溫泉,來到了馬里仙溪與濁口溪的匯流口。兩水相會,溪床變得更為寬廣,風景壯麗,而時常要渡溪或是繞行,更增添了我們行進間的樂趣。「聽聞雙溪春尚好,也擬泛輕舟」,濁口溪近年有開放泛舟……午餐前,在溪的北岸直立平滑聳起的山壁間發現了一鐘乳石洞,洞內光景神秘美麗,泉水涓瀝而下,但鐘乳石已經被偷採的精光。大自然是否會為鐘乳石唸一段大悲咒?我們不知,只是感嘆此處美景仍難免人類的毒手。



在溪畔石灘愜意午餐之後,我們又背起背包匆忙的趕路。走著走著,突然見到溪的對岸一個V型裂口上懸著一孤獨的吊橋,這是萬山吊橋中的吉田溪吊橋。「悠悠哉吊橋,遙遙哉今昔」,和馬里仙溪吊橋有著同樣的滄桑,總讓我們這些偶爾來拜訪的山友們感觸特別多。吊橋凌空而過,橫於天際將近一世紀,臥眠於冷冷的天空。歲月的無情,始它幾乎癱倒於「萬山翠綠的蒼涼敗破中」。這裡的故事,它當主角,彩虹是它唯一的知音,陪它畫山水圖卷,陪它看綠水年華,陪它靜守片刻黃昏,好喚起那年輕歲月。



山水像是無窮無盡般,我們背起背包繼續趕路,和這些山友與原住民走在一起,一種患難與共的情愫油然而生。雖然之前大家來自各方,有不同的背景,有許多人並不熟識,但經過幾天的相處,默契漸增,反而不捨旅程就要這樣結束了,因此休息的時候也就聊得更為熱絡,好像要緊抓住這難得的緣份。終於多納一號吊橋出現眼前,我們接上了往茂林林道的水泥路,魯凱獵人阿福的老婆還熱情準備食物飲料為我們洗塵。全隊人馬在紅塵峽谷的石碑前拍了張大合照,代表這次探勘的圓滿達成。然後大夥坐上小貨卡,在突來的大雨中呼嘯奔馳於連接下三社群的茂林林道,回到茂林村。晚上幾個山友還到萬山頭目施先生的家中喝酒慶祝。聽著老獵人說老萬山故事,喝著米酒秉燭夜談,為這次豐富而難忘的旅程,畫下完美的句點。



還有多少冷門山岳、多少登山人的故事、原住民的傳說隱藏在群山萬豁之中?我們這些荒山的俠客們,將不會讓許多冷門的山,沉睡在地圖裡。我們會期許,共同用艱辛的腳步,去感動那偏遠又受冷落的山頭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西西莉亞兒 的頭像
西西莉亞兒

西西莉亞兒的西遊記

西西莉亞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